公司資訊
老章的腿(安徽環境科技集團抗疫紀實二)

    老章,全名章焱,是安徽環境科技集團綜合管理部的一名普通員工。

    作為一名足球愛好者,老章享受著這項運動帶給他的快樂,也承受著足球給他帶來的些許痛楚:老章的左右腿,在1999年和2019年的兩場足球賽上先后骨折。被植入兩顆鋼釘后的老章不僅告別了足壇,也告別了駕駛員崗位,轉戰行政管理崗位,在承擔著安徽環境科技大廈食堂管理工作的同時,也肩負著與屬地防疫機構聯絡對接的重任。

    2022年4月18日,下午,15點50分,老章如往常一樣,離開辦公室,前往員工餐廳后廚,檢查晚餐的準備情況。

    “王店長,今天的晚餐你們可以適量多準備一點酸辣粉,天氣開始熱了,員工喜歡吃一些爽口的菜肴。還有,請督促大廚和阿姨們一定要做好消殺和自我防護,省內一些城市已經靜態管理,疫情其實并不遙遠……”正說話間,一通又一通的電話讓老章意識到,疫情可能真的并不遙遠。

    “請立即統計貴單位居住在航空新城小區人員……”

    “請立即通知貴單位員工今天下班暫時不離開公司大廈……”

    “請立即通知貴單位在外辦事員工迅速返回,不得前往其他地區……”

    隨著電話那頭政府防疫機構工作人員的語氣越來越急促,老章也越來越清楚:疫情,真的來了。

    “防疫工作必須跑步推進”

    4月18日下午,16點整。向集團防疫工作小組簡要匯報情況后,老章放下電話,跟部門同事一起三步并兩步穿梭在大廈的每一個樓層、每一間辦公室,逐個通知情況、統計信息。此時此刻在老章眼里,人類工業和科技的結晶均不如自己的雙腿有用:坐電梯不如挨層爬樓梯快,打電話發微信不如當面說來得清楚。雖然雙腿膝蓋處已經開始隱隱作痛,但是有過當兵經歷的老章還是咬咬牙,一步跨四個臺階,跑遍了大廈每一間辦公室,跟部門同事一起,用不到5分鐘的時間,把突發的疫情和南崗鎮管委會的有關要求通知到了每一個人。

    4月19日凌晨,1點整。經過8個小時的焦急等待,新消息傳來:防疫部門在離公司兩公里處的一家4S店門口設置了核酸檢測點,要求安徽環境科技集團全體員工前去做核酸檢測。收到消息后的老章又是用雙腿跑遍了公司每一間辦公室,將正在休息的同事挨個叫醒,告訴他們測核酸的地點和注意事項,然后又來到公司一樓,對著事先統計的名單挨個標記,直至最后一名員工做完核酸返回公司,確定了全部員工均做完核酸檢測后,老章才蹣跚著走向核酸檢測點……

    等老章回到辦公室后,時間已是凌晨3點20分,癱坐在椅子上的老章雙手不停地捶打著雙膝,同部門的同事說:“你兩條腿都受過傷,應該悠著點”,老章咧嘴一笑:“防疫工作必須跑步推進”。

    “憑啥不讓我搬”

    4月19日上午,6點14分。決定設立蜀山區南崗鎮及蜀山經濟開發區疫情防控封控區、管控區和防范區的消息發布,安徽環境科技大廈被劃為管控區。收到消息后的老章立即和部門同事召開了一次緊急會議,列出了管控期內大廈全體員工所需生活物資,隨后緊急聯系商超店鋪籌措物資。

    10點16分,第一批物資已經籌措到位,但是負責運輸物資的貨車無法直接送至大廈樓下,得安排人員到公司大門口自行搬運。綜合管理部的同事心疼老章受傷的雙腿,偷偷組隊到公司大門口搬運物資,卻沒想到這一幕被正在淋浴間檢查設備的老章從窗口看到。

    “憑啥不讓我搬?”面對老章的“質問”,大家略顯尷尬地一笑,指著放在一旁的一個紙箱,“老章,那你就辛苦一下把這箱襪子搬上去吧。”

    據綜合管理部的王媛事后回憶,那是她入職兩年以來第一次看到老章“動怒”。

    “別擔心,我幫你拎”

    4月20日,晚9點16分,南崗鎮防疫部門發來通知,要求居住在南崗暢園、南崗公寓、青年公寓、南崗家園等小區的員工立即返回所在小區居家隔離。

這讓一些租房獨居的員工犯了難:公司大廈被劃為管控區,無法開車回家,打車回家更無可能,步行回家的話,自己又拎不動一包包的生活物品。這時,又是老章挺身而出,對這些同事說:“別擔心,我幫你拎”。

    當晚,在征得疫情防控機構的允許后,老章手提肩扛,將公司需居家隔離的同事挨個步行送回了所在小區,等到老章返回公司后,他當晚的微信步數記錄定格在了29876步。

    老章其實并不老,1973年出生的他,今年還未到50歲。但是作為企業黨齡最長的黨員,作為企業創建伊始就入職的元老級員工,老章拖著時而步履如風、時而蹣跚踉蹌的雙腿在抗疫一線上穿梭忙碌的身影,讓人不禁感嘆:“家有一老,如有一寶”。


老章(右一)向同事發放防護物資.jpg

章焱在發放防疫物資


老章在餐廳后廚幫忙.jpg

章焱在餐廳后廚幫忙

Copyright © 安徽環境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    法律申明 聯系我們
草莓视频黄色网站下载-草莓视频网页版-草莓app下载污